台湾解除戒严30年 有谁珍惜民主自由

关行天评论2017-07-14 03:26:02

蒋经国在1987年7月14日颁布,于7月15日正式解除“台湾省戒严令”,台湾从1949年5月19日起长达38年的戒严军事管制,终于划下句点。对于当时在台湾约2千万人来说,得以享有全面的民主自由,不是天上掉下来的,前人因言获罪,坐“文字狱”黑牢、甚至因为当政者大笔一挥、从几年徒刑改为死刑就丢掉性命者所在多有,而且宣布“解严”仍未解决所有问题。

在台湾戒严时期,白色恐怖让人的思想窒息,胆敢挑战者轻则入狱、重则被枪毙,或是像海外学人陈文成返台却“被自杀”。国民党当局在戒严时期常常构陷知识分子入狱,但其实运用的是国民党在大陆执政时、1935年颁布的“刑法”一百条,事实上解严后,并没有立即被修正或是废止,而是还继续在所有台湾人的脑袋上如幽灵般盘旋不去。这个违反“中华民国宪法”保障言论自由的“思想犯”法条,只要有人被认定有“意图窃占国土、变更国体”可判处无期徒刑、只要被认定有“预备、阴谋”之嫌疑,最重也判处5年徒刑。这条法律还是解严后由知识分子们不断力争,期间还赔上了郑南榕抵抗当局逮捕、以自焚结束生命,才在1992年修正为仅限于“以强暴、胁迫方式”进行“叛乱”者才会受到追诉处罚。


台湾解除戒严30周年,戒严前夕在蒋经国默许下成立的民进党获益匪浅(图源:民主进步党)
 

台湾的出版自由,更是在解严后争议十多年,才于1999年1月25日经过立法院审议后,由当时首任的民选总统李登辉宣布废止,这也反映出当时解严后台湾社会内部仍有保守的政治势力与自由派的激烈争战,出版自由得来绝非易事。

解除戒严之后,台湾社会的言论自由与政治活动自由,在党禁、报禁的开放,基本上都享有民主法治制度的保障,甚至于后来在1996年实施首次的总统直接选举,将台湾的政治制度推向全面民主化。而在两岸关系上,更带来春风,国共内战时期来台的老兵们与外省族群们,终于可以前往中国大陆探亲,隔绝将近40年之后,幸运的人还能重拾天伦,但很多人就只能回乡面对一坏黄土、心碎的祭拜已逝的亲人。而更进一步,过去两岸长期隔绝与对立的政治实体,基于彼此的善意,有了对话的开端,促成九二会谈,让海基会董事长辜振甫代表台湾与代表大陆的海协会汪道涵会长完成历史性的会谈,为两岸后来的交流互动奠定基础,也是“九二共识”的由来。

台湾解严后的全面民主化,固然为社会带来开放自由的风气,政治权力达到最高水平,可以投票选择大部分的重要公职人员,但也同时出现民粹与金权换取政治权力等弊端,但是总的来说,人民至少拥有选择的自由,加上报禁的开放,媒体全面自由化,甚至对于政府掌握的资讯都立法要求公开,这与其他民主先进国家相同,人民不再那么容易被蒙蔽,也因此造就了至今已有第三度的政党轮替。加上司法透明度提高,也让涉及贪污与滥权的陈水扁入狱,尽管对其贪污罪行有法律见解不同的争议,但这也给了所有台湾人民一个教训,对于用选票托付自己的政治授权,切记要更审慎为之,且更重要的是在投下选票之后,不再应该是 “投后不理”,也还是要持续监督自己家的“公仆”,套句台湾谚语,才不会让自己“饲老鼠咬布袋”,自个儿养只大老鼠却把家里的米粮给吃光了。这些是民主与政党政治的代价,的确很丢脸,但也是必经的学习过程。

(关行天 评论)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facebook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