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统不是公务员 恐难替马英九泄密罪解套

劉育辰撰写2017-06-29 00:14:27

前总统马英九找来任卸任大法官及学者具名提供的法律鉴定意见书,替马英九泄密行为背书担保,真的能替马英九解套?

吴庚除了是卸任大法官外,在法界地位更是崇高;吴庚所编写的宪法、行政法教科书除了法律系学生必读之外,公务人员国家考试的应试者亦是人手一本。吴庚在法律鉴定意见书中提到,“总统不是公务员法的公务员”、“马英九泄密给江宜桦,是在帮立法院与行政院行使调解权”、“行政院长若涉及刑案,总统也可请检察总长向行政院长报告案情,让行政院长决定是否请辞”等理由,引起法界正反不同意见。


就算找来卸任大法官背书马英九可能也难替自己的泄密行为解套。(多维记者:何豪毅/摄)

有人认为,以吴庚在法界的地位,检察官不敢小看这2份法律意见书对于法官的影响力;检察官强力主张,应由法院另行指定公正客观的专家学者,对于总统是否有权知悉或公布侦查中司法案件内容来进行鉴定。

确实,在大法官释字541号解释的理由书中曾提到,可以提出释宪的“机关”,应是“总统”而非“总统府秘书长”,显然就连大法官也认为宪法上的机关应该是总统,而非总统府;此外,总统亦不是适用公务员法的公务员。

不过,也有法界人士采相反意见。

一名前书记官长解释,总统市民选出来的、不是透过考试,是否适用公务员法当然有疑虑,不过总统也是领国家薪水,凭什么不是公务员?台湾的宪法是基本大法,其中大略的规定了政府机关跟人民权利、义务,跟这个人是不是公务员无关,重点是他有没有领国家薪水、受政府雇用。

刑法中泄密案的构成要件有三个,一个是泄露的这件事“是不是国家机密”、二是这件事是否无故泄漏给“第三人”、第三就是泄漏机密的这个人是不是公务员,只要这件事是国家机密,不管他泄露给乞丐、王族,都是泄漏国家机密。

就宪法而言,总统固然是宪法机关无误,但每部法对“公务员”的定义都略有不同,既然泄密罪是刑法,就应该看刑法如何定义公务员。根据刑法第10条、第2项、第1款及第2款之规定,称公务员者,谓下列人员:一、依法令服务于国家、地方自治团体所属机关而具有法定职务权限,以及其他依法令从事于公共事务,而具有法定职务权限者。二、受国家、地方自治团体所属机关依法委托,从事与委托机关权限有关之公共事务者。总统是依《总统副总统选举罢免法》经公民投票从事公共事务之人,总统理所当然包含在其中。就算吴庚地位高,他的意见书也应该不会去影响到法官的自由心证。

(劉育辰 撰写)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facebook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