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犀牛”现象 与呆住的台湾政府

林犀撰写2017-04-26 03:32:21

2017年4月,一本财经书籍“灰犀牛:危机就在眼前,为何我们选择视而不见?”(The Gray Rhino:How to Recognize and Act on the Obvious Dangers We Ignore)引起了台湾各路人马的注意,随后“灰犀牛”继“黑天鹅”,成为媒体上的常见词。

“当两吨重的灰犀牛朝你冲过来时,如果你选择原地站立不动,能够全身而退吗?”这是作者Michele Wucker提出的一个具体现象,比“黑天鹅”事件更重要的是灰犀牛,也就是极有可能发生、早有迹象,人们却“呆若木鸡”。

这个词在台湾能引起反响不足为奇,因为早在九零年代,台湾经济困顿的迹象就已经出现,2000年后情势更为严峻,产业转型、人才流失、生育率降低、大陆崛起,面对这些重大事件,台湾“以不变应万变”,2016年3月,台湾联合报的民调显示,有4成1的民众认为是总统马英九8年任内才有“台湾卡住”的感受;有3成9的民众认为是前总统陈水扁时期。

也就是说,扁、马执政16年来,是多数民众认为台湾停滞不前的主要时期,近二十年停滞的结果是,成为一个假桃花源──不知有汉,无论魏晋,国际间的种种风风雨雨,似乎都与台湾无关。

如今,至少有两只灰犀牛朝台湾迎面撞来,台湾,能否继续原地不动?


扁、马执政16年来,是多数民众认为台湾停滞不前的主要时期(多维记者/摄)

第一只灰犀牛:喊了十多年的产业转型。

2011年,马英九在召开国安会议,表示“台湾人才流失已成为国安问题”,呼吁各部门“动起来”。

2012年,新加坡副总理在一场演讲中,直接表示“台湾人平均薪资下降,原因在于台湾对于外国人才采闭关政策,同时台湾最优秀且最聪明的人才正移往国外,尤其是大陆,以及美国和其他国家,希望新加坡不要重蹈台湾覆辙”。

2015年,台湾“国家政策研究基金会”董事朱云鹏发表了“台湾人才外流问题与对策”,分析人才外流的几个关键原因,如临近地区人才争夺战(主要是大陆)、产业转型困顿导致低薪、以及教育等,他提出了三大解决方案:开放外国人才、改善投资环境、产业转型。

2016年6月,台湾“国家发展委员会”的报告中显示,已经喊了好多年的“吸引外国人才、增加薪资、防止人才外流”成效大不如预期,最基本的原因是低薪,以台湾最自豪的科技业来说,平均薪资远低于国际标准,不如欧美、也不如临近的香港、中国大陆。

而低薪及人才严重外流的根源,就是喊了十多年的产业转型始终停滞不前,金融时报的台湾撰稿人张铁志对2016台湾总统选举的评语是:一场无聊的大选。这二十年来,人们见蓝绿政党一个大计划接着一个大计划地喊,最终却原地打转,于是人民陷入虚无与放弃。

放弃的台湾选民,任由掌权者进行各种私利的交易,台湾民主,也日益空洞化。


若无选民监督,民主政治最终容易沦为掌权者进行各种私利的交易(图源:中央社)

第二只灰犀牛:难以正视的国际现实。

2015年10月,一位台湾财经主播写下一篇愤怒又无力的文章,“中国推出一带一路和亚投行,11月最重要的事情,就是人民币能不能纳入 SDR ;美国不甘示弱,十月初刚刚完成这十几年来 TPP 最大的进展,二十年来最大的贸易协议通过第一关了;而日本的安倍政府最新又祭出了三支箭……”

(林犀 撰写)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facebook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