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位经济法草案公听 主管机关属谁无定见

陳鄭為撰写2017-03-07 01:13:08

鉴于网路应用普及,催化电子商务盛行、数位经济形成,台湾立法院7日由立法委员许毓仁召集,举办〈数位经济基本法〉草案公听会。许毓仁表示,基本法草案基本参考英国2013年数位经济法(Digital Economy Bill),欲营造一个初步法律环境的架构,提供各部会相关法源,让新创公司在法律依据下健康的经营,以解决政府“见一个新创打一个”的现况。

许毓仁表示,随着基本法草案撰拟的推进,台湾也经历重罚Uber,以及airbnb条款的发展观光条例,于此,草案一度草拟平台经济专章,以及对于金融业以外新创的监管沙盒实验机制专章。许毓仁指出,草案的进展,正是台湾近来面对数位经济发展的缩影,数位浪潮兴起后,台湾不应该还采以极端的自我保护管制来监理新创企业的发展。


台湾立法院举行《数位经济基本法》公听会,盼配合国发会的“国家数位经济纲领”让台湾的数位经济往前进(图源:多維记者 陳鄭為/摄)

许毓仁强调,制定这个基本法的本意并非要规范数位经济,而是要提供数位经济发展的基础,目前政府各个部会对于数位经济都有各自的作法,甚至有因应金融创新推动修法与政策配套,但为何还要立这个基本法?”因为基本法要赋予一个上位的意义。基本法作为一个母法,可让相关的作用法有一个母法规范,让各部会因应的行政措施能够在母法之下运作,配合国发会拟定的”国家数位经济纲领”,期望政府各项有友善的作为能让台湾的数位经济往前进”。

许毓仁提到,未来台美双边贸易谈判,台湾数位经济法规的完善程度也将成为台美谈判时相应的指标与内容,因此如今推动数位经济法的立法程序相当重要。

与会的台湾金融科技董事长王可言表示,如何透过法规修订让经济快速发展很重要,并指出这是一个跨部会的过程,因此协调工作很重要。草案规范主管机关由行政院指定之,从业者的角度出发,会希望政府能有更明确的委员会或单位来负责、制定战略、执行、负最后的责任等。而且这个部会必要有具备跨部会协调的能力。王可言呼吁,草案纳入监理沙盒机制,未来应抱持发展为主,监理为辅的心态,至于未来如何鼓励民间业者开发,可能需要在基本法后,另订定发展奖励条例。”政府的责任在于法规与环境,产业的发展则在于业界”。

博雅青年讲堂创办人、新公民议会代表叶佰苍则表示,尽管数位经本法尽可能地希望涵盖未来电子商务、大数据、物联网的发展,但这些产业在潮流转变快速下,也有可能在未来的若干年后消失,如何有弹性地制定并透过法规给予业者适当奖励规范,是这个基本法该具备的功能。叶佰苍举日本制定〈产业竞争力强化法〉,让新创公司有机会踏入法律灰色地带的时候,有机会举手向政府沟通困难;另中国大陆面对数位经济发展,则以暂行办法回应,即办法实施一段时间之后,考量产业与适法性质后,再把规定升级为法规,这都可以让台湾师法。

叶佰苍另外指出,如大数据、物联网发展出的跨境支付,都是透过境外伺服器,政府应思考这些资料能否以备份或以任何存取的方式,让资料留在台湾,好让本地的业者能够透过这些资料,进一步创造更大的商机。

至于台湾数位经济的发展未来是否将有一个“专属部会”负责,与会的政府官员则明显不同调。金管会官员表示:数位经济基本法目前的版本符合各界期望,但关于主管机关,建议考虑一个部会专责,而非行政院指定,否则没有一个专属部会来对应,将难为后续发展提供更精准的政策意见。

但通讯传播委员会官员则坦言,基本法的性质是朝促进的方向来做,并非作用法而没有罚则。数位经济牵涉的领域别、涉及部会专业领域广,很难去说哪一个部会职掌比较多,又或者未来部会职权又会调整,很难说由哪一个部会当头最适当。

对此,叶佰苍建议应由国发会建立类似陪审的委员会,统筹规范与治理规则。国发会官员现场回应,指国发会在组织法职责中,肩负协调角色,国发会不会回避。但国发会官员表示,基本法毕竟不同于作用法,主管机关权责要在作用法下才有效力,在基本法上,国发会很难课责于各部会行事,但乐于担任协调工作。

 

 

 

(陳鄭為 撰写)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facebook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