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游览车翻车惨案 台媒的嗜血渲染

魏廷彥撰写2017-02-15 01:44:24

在文章“台游览车翻车意外 车体以外的问题更大”中已提到,此次翻车意外应分为车体、司机与媒体三方面来作检讨。事件发展至今,也该来谈媒体方面,“新闻的骚动”作者艾伦德波顿,曾在它的书中提到媒体对悲剧的偏执爱好,在这次台媒报导游览车意外案更是显露无疑。

德波顿说到,“新闻支配了我们的日常,宛若另类的宗教信仰。”而意外新闻则是承继了希腊悲剧剧本带给民众解脱感受的继承者。


现代媒体追求收视率与画面(图源:中央社)

他认为,古希腊每年三月底,雅典的公民都会聚集在卫城南方的戴奥尼索斯剧场里,观赏该市各大悲剧作家的最新作品,从中把骇人听闻的恐怖故事属性下毫无意义地描述令人不忍卒睹的事件转变为亚里士多德所谓的“悲剧”,让阅听众从令人憎恶的事件当中,形塑出一则具有教育意义的完整故事。

然而,现代媒体却极少会帮助我们从那些悲惨的人类同胞所遭遇的经验当中学习;新闻不会主动设法协助社会,在每一起新事件中致力避免犯下同样的错误,反而因时段与印刷限制,而必须武断撷取新闻画面或发言来冲销量。

此次游览车翻车事件,为了追求收视率与新闻点击数,部分台媒如同过去一般,遇到重大意外的采访流程,选择采用惊悚却片面的标题来引人眼球,死亡人数数字的追逐,同时采访死者家属的眼泪与愤怒、追究旅行社责任。

这种个案式与情绪性采访型态,是市场导向媒体最基本的倾向,学者Chermak早在“新闻中的受害者”中提到,激烈情绪反应的新闻性是冲高收视的利器,也成为新闻媒体的黄金定律。

对此,阅听众也在观看与阅读新闻的同时,产生出“你看,跟他们比起来,我们现在的生活幸福多了。”安慰心情,尽管对事件感同身受,却转移了检视自身是否暴露在相同风险的焦点,也忽略了长远该改善的法规检讨。


台游览车翻车,媒体抢画面(图源:中央社)

也因此,此次台游览车翻车意外后,台湾部分平面媒体抢报现场惨况,同时对死者家属以个案方式采访,带出悲伤故事却忽视了理性分析;网络媒体也多运用直播或是未经剪辑,出现罹难者大体的搬运或是暂置地面之画面;谈话性节目的“名嘴”更对事件进行个人揣测。

台湾媒体观察基金会对此即在当天发出声明稿,要求台湾媒体严守自律机制,不要造成民众恐慌,为赶时效性而大量采用家属哭嚎、怒骂的图片影像,在封锁警戒线内抢先采访、报导,妨害救难(援)工作之进行等。

对比去年欧洲国家恐怖攻击时,记者谨守欧盟记者工会所制定新闻伦理守则,报导受害者生命故事外,更着重相关的非公民社福政策与边界管制议题;台湾虽已对自律守则有所遵循,探讨法规条例与过劳漏洞,却也发现仍有部分媒体将其束之高阁,或以守则“不食人间烟火”视之,台媒生态仍有不少进步空间。

(魏廷彥 撰写)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facebook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